德雲社藝人也有求助權力,水滴籌不應隻收費不辦理

admin

德雲社藝人也有求助權力,水滴籌不應隻收費不辦理
近來,德雲社相聲藝人吳鶴臣家人涉“百萬眾籌”事情引發大眾重視。據悉,4月8日,吳鶴臣因突發腦出血住院救治,其家人為之在眾籌渠道“水滴籌”上建議籌款,擬籌款100萬元。但有網友發現,吳家的經濟狀況較好,在北京有兩套房產和一輛車,卻在眾籌時勾選了“貧困戶”標簽。水滴籌的“聚沙成塔”合作形式其實是個不錯的測驗。筆者身邊就有許多生活條件比較困難的人,在遭受嚴重疾病時,經過水滴籌渠道籌集了數量可觀的捐助款,完成了醫治的願望。經過水滴籌,小到1元、2元,大到上百、上千,經過數量不等的愛心接力式捐獻,患者感受到來自五湖四海的愛心協助,處理了“治不起病”的難題。能夠說,眾籌合作渠道確實為許多瞧不起病的人供給了“看好病”的期望和“活下去”的勇氣。但是,此次德雲社相聲藝人吳鶴臣家族建議的“百萬眾籌”事情,卻再一次露出拔尖籌合作渠道在辦理方麵存在的種種問題和縫隙,也進一步對“求助者”的社會良知構成拷問。眾籌合作渠道是否真的在協助貧民?被協助的是否都是真的貧民?生活條件中等偏上的人,在遇到困難時,是否有資曆向別人求助?從水滴籌渠道負責人對網友重視問題的回應狀況來看,眾籌合作渠道對求助人的經濟狀況、眾籌金額、貧困戶辨認和監督審閱等方麵,並沒有一個清楚的監督規矩和辦理準則,因而導致相似的事情呈現。在此前的2016年,眾籌合作範疇就曾呈現過羅一笑“詐捐”事情。能夠說,從當年的羅一笑“詐捐”事情到本年的相聲藝人家族建議“百萬眾籌”事情,足以闡明眾籌合作渠道並沒有從這些靈敏事情中得到經驗,也沒有為避免再次呈現“詐捐”、“騙捐”事情而築起一道準則的防火牆,渠道監管和審閱機製的缺位,恰恰為相關“求助者”的“詐捐”、“騙捐”開了後門。更奇怪的是,在“兩套房產、一輛車等財物”曝光後,吳鶴臣的家族不隻不為自己“該不該建議揭露募捐”而反思,卻忙著以“不明白渠道規矩”為由為自己辯解,這一情緒和處理方式更是讓那些經過眾籌渠道獻出愛心的慈悲人士心生“被使用”之感,對社會愛心的傳遞和眾籌渠道的公信力構成了次生損傷。慈悲能夠不分貴賤,但眾籌渠道至少應該劃條線。經過眾籌合作渠道取得社會愛心捐獻是一項權力,但在行使這個權力時,必需求恪守相應的規矩及準則。水滴籌作為一家眾籌合作渠道,應該明確規定相應的求助準則和募捐規矩,既能保證求助人得到及時救助,也能保證愛心人士的捐款落到實處,幫到那些真實需求協助的人。隻要這樣,眾籌合作渠道才幹構成品牌影響力和知名度,為社會公益和慈悲事業做出應有的奉獻。這既是眾籌渠道存在的價值,也是渠道辦理者的方針。在擬定規矩、實行審閱和監管職責過程中,眾籌合作渠道收取必定份額的辦理費本也無可厚非。事實上,眾籌合作渠道的辦理費也是愛心人士將捐款的詳細業務在必定程度上讓渡給辦理渠道的一種表現。從這個視點來看,眾籌合作渠道實踐上構成了替愛心人士把關審閱救助目標信息真實性的契約聯係,眾籌合作渠道應該樹立一套完善的準入門檻和捐助規矩,並對捐款使用狀況嚴把審閱關,避免“詐捐”、“騙捐”行為的發作,保證捐助款實實在在地落到真實需求救助的目標手裏。別的,政府相應職能部門也不該冷眼旁觀,應對眾籌合作渠道的實踐運轉狀況予以必要的監督。對那些規矩不明確、監管不到位的渠道,應及時催促整改;對屢查屢犯的渠道,要勒令其退出商場。隻要這樣,才幹讓眾籌合作渠道真實發揮橋梁效果,推進我國慈悲事業良性開展。□木丁修改 汪世軍 校正 楊許麗